台中婦產科女醫師, 台中婦產科推薦

生育障碍:每八对夫妇中就有一对

如今医疗水平越来越发达了,人们的生活水平越来越高了,但想生个孩子却越来越难。

  又是保胎又是做“羊水穿刺”,程英(化名)为了生个孩子这几个月就没消停过,然而她却总说自己还算是幸运的,“比起那些因胎儿有问题被迫引产或"胎死腹中"的孕妇,自己遭的这点罪也就不算什么了!”

想找更多人工流產、婦產科資訊請找林慧雯婦產科。

  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生殖与遗传医疗中心候诊处每天都是人潮涌动,许多被生育问题所困扰的夫妇站在那里,就像等待“宣判”。“以前曾有过两次怀孕,但由于工作忙就没有要,随着年龄的增长,现在想要了吧,却怎么也怀不上了。”一对外地夫妇告诉记者。

  近日公布的《中国不孕不育现状调研报告》显示,我国平均每8对夫妻中就有一对遭遇生育困境,而且不能生育的夫妻呈年轻化的趋势。不孕不育人群比例从上世纪70年代的1%—2%,上升至今天的10%—15%,30年增长10倍左右。世界卫生组织预测,继心脑血管病和肿瘤之后,不孕不育将成为威胁人类健康的第三大疾病。

  想生个孩子怎么这么难

  今年36岁的程英,在家里保了几个月的胎,终于挺着大肚子来上班了。“现在应该算是安全期了,可以轻松享受一下怀孕的美好滋味了。”程英幸福地摸着肚子笑着说。

  在一家国企工作的程英本来就属于晚婚模范,再加上单位加班倒班的无规律性工作让“生一个宝宝”家庭计划一拖再拖。年初发现自己怀上宝宝后程英倍加小心, 然而不祥之兆还是发生了。“大概在怀孕7周左右时,我开始出现先兆流产现象,”伴随着下腹的坠胀与疼痛,程英心惊胆战地赶到医院,“医院的解释很简单:先兆流产。”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后,医院给她开了一大堆保胎药和病假条要求回家卧床休息——保胎。

  这期间,为了保住肚子里的孩子,程英每天要吃下大量的保胎药、维生素E等营养药,在家里还不能乱动,伴随着怀孕初期的各种妊娠反应,程英说,那一段每天躺在床上尽为胎儿的健康担心了,“吃了这么多药,这孩子生下来能好吗?”

  怀孕第5个月的孕前检查时,程英又被医生告之,“胎心有些不齐,加之高龄产妇的问题,需要做"羊水穿刺",进一步鉴定胎儿的健康状况”。看着医生在一旁认真讲述的样子,程女士用“快疯了”来形容当时的心情,“脑子一片空白,我这生个孩子也忒累了!”

  等待做“羊水穿刺”之前又做了大量的检查,医生的回答总是模棱两可,这让程英本来就揪着的心更放不下了,“每天都是在这种担心中度过的,太痛苦了”。而做“羊水穿刺”同样是一个令所有做检查的孕妇难以接受的决定。在长长的细针穿入腹部的那一刻,程英说,“为了孩子,那个疼痛还能忍受。”“羊水穿刺”结果出来后,医生给出的解释还算满意,“目前胎儿没有太大问题。”

  “我一直认为我是最"倒霉"的孕妇,但每次到医院做检查时,我发现发生在我身上的问题在许多孕妇身上就不算问题,和她们比我还算幸运的呢!”

  程英说在她还在保胎检查过程中时,和自己一起做检查的一个孕妇就发生了胎儿在生长初期突然“胎死腹中”,不得不做流产拿掉胎儿;还有的在做“羊水穿刺” 后检查出问题,而在5、6个月时去做引产的;还有的从刚一怀孕开始就在医院里一直保胎保到最后生了的……天天陪着程英跑医院的程妈妈总是对女儿念叨“我生了你们仨,就没这么费劲过。现在医疗水平越来越发达了,人们的生活水平越来越高了,怎么想生个孩子反倒越来越难了呢?”


資料來源:news.sohu.com/20100625/n273064366.shtml

標籤: 人工流產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