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婦產科女醫師, 台中婦產科推薦

由會場派避孕套說起

【明報專訊】今天,走到擺賣由珠仔串成飾物的南非傳統手信小攤檔,你可找到用珠仔串成、代表愛滋病關懷的紅絲帶匙扣,大概只有在南非才找到以此為題的手信。畢竟,南非是全球愛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國家。外界更擔心世盃舉行期間,大批來自世界各地的球迷會助長當地色情事業,增加愛滋病擴散的風險。

想知道更多關於產前檢查婦產科資訊請找林慧雯婦產科。

愛滋病患上街爭治療機會

民間組織則爭取在各個會場及國際足協贊助的球迷嘉年華派發避孕套,宣傳預防愛滋病和安全性行為,卻被國際足協拒絕。雖受冷待,他們仍努力在其他公眾觀賽場地設立臨時中心,提供病毒檢測、避孕套和相關資訊服務。抗爭種族隔離的歷史背景,造就南非很強的民間社會意識。過去10年,對抗愛滋病、爭取病人獲得治療權利的民間組織,更是走在前線。當其他地方的愛滋病感染者擔心歧視而不敢公開自己的身分,南非的都願意挺身站出來,參與宣傳甚至上街遊行爭取獲得治療的機會、要求藥廠降藥價。

上周四便有病人權益組織在約翰內斯堡發起遊行到美國駐當地領事館請願,一輛一輛的旅遊巴把參加者送到集合點,大會義工派發印上「HIV POSITIVE」的T-shirt和旗幟、紙牌,最搶眼的莫過於寫上「FUND THE FIGHT AGAINST AIDS AND TB」(資助對抗愛滋病和結核病)和「We are watching」(我們在看!)的大眼氣球,3000人的遊行隊伍浩浩蕩蕩,沿途除了叫口號,更多的是充滿南非特色、節拍明快的歌曲和踏步。適逢世界盃,更是少不了震耳欲聾的vuvuzela「南非嗩吶」聲。

南非前總統Thabo Mbeki認為感染HIV Positive並非導致愛滋病的原因,貧窮才是,他在位時的衛生部長甚至提出喝紅菜頭汁或檸檬汁便可治療愛滋病,並禁止公共醫院採用抗愛滋病病毒治療藥物(情况維持至2003年)。當時,南非全國有400萬人感染愛滋病,青壯年階層最受重創,部分城鎮更是每個周末都有愛滋病病人集體下葬。無人願意公開談愛滋病,很少人使用病毒測試服務,國內既沒有治療服務,感染愛滋病等同絕症,還遭人歧視,不如埋首沙堆不去面對是否感染的現實。

卡雅利沙項目糾正錯觀念

1999年無國界醫生在開普敦市附近的卡雅利沙鎮開展愛滋病治療項目,扭轉了當時認為預防與治療互不相干的傳統想法。有了預防母嬰傳染的治療,產前檢查診所四分之三的孕婦立即前往接受病毒測試。婦女開始籌組病友支援組織,更多人願意公開自己染病,並一起爭取治療的權利。

過去一直有很多意見認為抗愛滋病治療複雜,只能用於先進國家,不可能在非洲國家等貧窮地區實行。但我們看到,即使在只有基本醫療服務水平的貧窮地區如卡雅利沙,只要推行得法,病人一樣可以得到治療藥物,重過新生活。至今,卡雅利沙的公共診所已為接近1.5萬名病人提供治療。

總統以身作則作病毒測試

轉眼10年,南非新總統Jacob Zuma對愛滋病的態度積極,親身接受病毒測試,更於去年世界愛滋病日提出多項針對愛滋病治療工作的策略。然而,不止在南非,全球抗擊愛滋病的戰役並未結束,發展中國家目前仍有950萬人等待治療,令人憂慮的是,國際捐助組織考慮撤減資助令很多治療項目無法擴展。

作者為無國界醫生駐南非新聞主任
文 李璧君

資料來源:news.sina.com.hk/cgi-bin/nw/show.cgi/23/1/1/1553660/1.html

標籤: 產前檢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