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婦產科女醫師, 台中婦產科推薦

藥物墮胎:人權耶?罪惡耶?(下)

接受臨床實驗的真人真事

 紐約羅徹斯特:在今年一月的一個寒風刺骨的早上,三十四歲,已是兩個小孩母親的克里斯廷,坐在診症室等候著,她心裡雖然緊張,但意志倒十分堅定。

 她喝了一口水,然後吞下一粒淡黃色的藥丸,之後她便駕車回去。

 兩天過後,她在房中曲著身子,把四粒白色的藥丸輕輕放進陰道內。隨後,她照樣躺在沙發上看電視,與平日沒有兩樣,她可聽到孩子正和丈夫玩枕頭大戰。腹絞痛的程度比預期中小,甚至沒有疼痛的感覺。

 翌日早上,她開始流血了。克里斯廷終於舒了一口氣,她對丈夫說一切都如計劃般順利進行。

 她剛剛完成了藥物墮胎的整個過程。

更多關於RU-486、婦產科相關資訊請找林慧雯婦產科。

 在未來幾個月,美國將有更多婦女在家中的私人角落及醫生的診所內進行藥物墮胎。以Mifeprex之名在美國發售的Ru-486很快便會在醫生處方之下得到。

批准售賣前 做大量臨床實驗

 雖然這種藥物在歐洲已使用十多年,但美國的食品及藥物管理局最近才正式批准售賣。在批准售賣前,食品及藥物管理局曾對美國國內十五個地方共七千名婦女進行臨床實驗。克里斯廷是其中一位。美聯社同意不披露其真實姓名,以保障她的私隱。

 當克里斯廷發現自己再度懷孕時,她受到有生以來第二次重大打擊。第一次是她在一年前某天突然向三歲的兒子大叫,她不明白那股怒氣是怎樣來的,她第二名小孩才滿一歲,她知道她不能再應付多一個了。

 在生兒育女前,克里斯廷是當地一間醫院的醫務秘書。她對Ru-486非常熟悉,她知道Ru-486會阻止持續懷孕的前列腺素荷爾蒙發揮作用。她知道墮胎丸只可用於懷孕初期,假如失敗,便必須接受手術。

 克里斯廷一直支持維護墮胎權利,她會參加支持人工流產合法化的遊行,她也見過紐約北部地區成為墮胎辯論戰場的恐怖場面:一九九九年布法羅一名醫生被狙擊手殺死,兩年前亦有一名醫生在羅徹斯特被射殺,計劃生育組織門外每星期均有反對墮胎人士抗議,在她約見醫生的醫院門外偶爾亦有示威活動。

克里斯廷決心參加試驗計劃

 克里斯廷最後希望自己能夠成為個人掙扎中的重要人物。

 她是於去年十二月參加試驗計劃的。在家中驗出身孕後,她與丈夫都掉過眼瓷B互相指責過,及痛定思痛地談論過,最後致電生育計劃組織。她被轉介給羅徹斯特大學醫學中心的沙夫醫生。沙夫醫生掌管在海蘭醫院進行的Ru-486全國性實驗。

 克里斯廷是這種藥物的適當試用人選。超聲波顯示,她只有七個半星期身孕。她得到了有關藥物的詳細介紹。她對參與這項研究計劃沒有畏懼,也不擔心簽署講解可能出現的副作用──大量出血數日、嚴重的腹絞痛及可能需要接受墮胎手術,假如其間出現併發症──的大堆表格。

 Ru-486即時產生作用,中止前列腺的活動,收窄子宮的線條,使胚胎無法成長。生理上,克里斯廷在吞下第一粒藥丸時,並沒甚麼不同感覺,她牢記著有關程序及領了一些Tylenol和可待因止痛藥便回家了。

 兩日後,她使用了第二種所需藥物misoprostol,這種藥物會引致類似流產的子宮收縮。在克里斯廷的個案中,腹絞痛的現象幾乎馬上出現,幸而不是特別疼痛。

 她在床上練習了呼吸動作,然後睡覺去了。到了翌日上午,她獨自在浴室中見到一小撮帶狀組織流出體外,那些組織就像一層薄紗:這其實是裹著胚胎的妊娠囊。這個時期的妊娠囊約五分一吋長。換句話說,她成未Z了胎。

 克里斯廷終於舒了一口氣。不過,就像釵h曾經使用墮胎丸的婦女一樣,她一直害怕見到她會見到的,她害怕她可能會感受到的。

此項決定令人生畏

 她也說:「這是個令人生畏的決定。」

 哥倫比亞大學婦產學系博士韋斯特奧夫表示,女士們會根據她們的經驗、個性及心理狀況作出選擇。在臨床實驗中,她曾為大約七百名孕婦處方Ru-486。在頭三年內,她也進行過大約一千二百次墮胎手術。所有病人均可選擇以藥物或手術進行墮胎。

 韋斯特奧夫表示,部分婦女會選擇所需時間較長、腹絞痛厲害,並會大量出血,但可自己進行的藥物墮胎法。另一批則會選擇看來較有侵害性,但一個小時便可了結的手術墮胎法。

 在羅徹斯特,克里斯廷在完成墮胎後兩星期到沙夫醫生的診所作最後檢驗,並接受超音波掃描,確保已經成未Z胎。她繳付的費用為四百美元,與手術墮胎的所需費用相若。

 克里斯廷是較為幸運的一個。大約百分之一服用Ru-486的婦女會出現血崩,並必須透過手術來完成整個墮胎過程。有部分病人需要輸血。

 不過,一如在懷孕初期接受手術墮胎,嚴重併發症的機會是非常罕見的。記錄中僅有一宗死亡個案是跟 Ru-486有關的。那是一名三十一歲法國婦人,她是十一名小孩的母親,而且煙癮相當厲害。她死於一九九一年,而事件隨即被反對墮胎人士用作質疑Ru- 486的安全性的把柄。她們指責Ru-486是「嬰兒毒藥」,並誓言要以此針對處方墮胎丸的醫生。

有種「一切盡在掌握中」的感覺

 克里斯廷九月份向美國參議院一個委員會作證時表示,在家中這個私人地方進行墮胎,有一切盡在掌握之中的感覺,她說:「我可選擇時間和地點,我也喜歡透過自己身體的運作,在無須手術儀器或麻醉的情況下放棄懷孕這個方法。」

 然而,克里斯廷始終感到難過。她說這是個必須作出的可怕決定,她希望甚麼也沒有發生過。她說:「雖然使用Ru-486令整個過程變得容易,但在作出決定時,心裡一點也不好受。」

資料來源:paper.wenweipo.com/2000/11/29/HT0011290002.htm

標籤: RU-486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