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婦產科女醫師, 台中婦產科推薦

新生報社論----避孕藥五十周年慶

台灣新生報13日社論「避孕藥五十周年慶」:半個世紀以前的這個星期,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正式批准避孕藥(Enovid)上市。經濟學人封避孕藥為二十世紀最重要的發明,而本月初的時代週刊也以避孕藥五十周年作為封面故事,闡述該藥對兩性關係、性解放以及社會的影響,並稱避孕藥丸「小,威力巨大,廣受誤解」。

 藥物有沒有性別議題呢?換作是威而鋼,標題是否會變成「小,威力巨大,廣受歡迎」呢?

 其實在五○年代,美國已有子宮內避孕器、子宮帽、陰道沖洗、保險套、體外射精、安全期、輸卵管結紮,但這些避孕方式往往需要男人配合,也都可以溯自更早時代,唯有避孕藥是摩登發明,不需男人配合就能有效達到避孕,因此儘管可能增加血栓風險,也備受誤解和癌症有關,但是避孕藥依然廣受婦女歡迎。

想找更多人工流產、婦產科資訊請找林慧雯婦產科。

 除了禁慾,絕大篇幅的人類演化史都不曾出現可靠的避孕方法,因此女人的命運多半就是不間斷的生育,加上採獵農耕生活,都令女人付出貧血、腰痠背痛、營養不良、牙病等代價。已故的台灣婦產科先鋒陳庵君醫師在其回憶錄裡描繪了五○年代的台灣孕婦:「大家都貧血,血紅素總是八或九,生產很容易出血,沒有好辦法…只有等死」,至於女人的地位則是:「分擔大部分的家務,還要到田裡做事,是最後一個吃飯的人,假如碰上不會設想的長輩,沒有留菜,就只有白飯淋湯的分。」

 陳庵君的觀察和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婦產科醫師亞倫‧葛德瑪哈(AlanGuttmacher,1898-1974)所說:「除非能完全控制自己的生育,沒有女人是完全自由的」頗能相互輝映。

 避孕藥的研發也是一段女人幫女人的奮鬥史,它是在美國節制生育推動者瑪格莉特‧桑格(一八七九-一九六六)和一位富有的寡婦麥考米克的支持下,聯合科學家平克斯和哈佛的洛克醫師才研發成功的。桑格是愛爾蘭裔的紐約人,目睹其母一生受十八次懷孕,十一次活產,又因子宮頸癌和結核病早死的影響,因而立志將女人從生產的桎梏中解放。

 比爾蓋茲說:「人類最偉大的進步,不僅在最新的科學發明或政經理念,而更在運用這些新發明去減少人與人之間的不平等」。回顧歷史,避孕藥的發明確實在觀念及實際上改變男女之間巨大的生物性不平等。

 性別平等是現代的概念,也是社會、法律與文明的演化結果。雖然今天性別平等已經是一項政治正確,但許多男女對性別能否真正平等仍然抱持懷疑;對這些懷疑論者而言,性別平等的生物基礎根本不成立,他們強調性別平等只是陳義過高的現代現象,因為女人一旦懷孕,性別平等就如彩虹下凡塵,備受挑戰,懷孕的女人往往需要仰仗男人的善意,或者其他支持系統才能繼續。

 從生物觀點來看,性別平等彷彿流沙上的建築,是現代文明的短暫現象,並非人類百萬年來的演化銘記。但是,觀念與科技的改變會讓歷史長河改道,事實上,女人掙脫不斷生育的歷史很短,廣泛接受教育的歷史仍然新鮮,她們有投票權的歷史也只有九十幾年,女權運動者一路走來可謂歷史短暫而同志仍需努力,如今「性別主流化」雖然喊得日夜喧囂,但回首前塵,避孕藥的誕生不正是分水嶺嗎?

資料來源:http://www.cdnews.com.tw/cdnews_site/docDetail.jsp?coluid=110&docid=101160208

標籤: 婦產科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