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婦產科女醫師, 台中婦產科推薦

Ru486合法不懷孕 還給女性身體自主權

精確了解Ru486在「不懷孕」方面的成效,在免除「墮胎」所引起之戕害生命權等倫理爭議的同時,也是為了讓服用的女性們,擁有更多主導自己身體的權利與力量。
 王女士已經有了人人稱羨的一男一女,在小女兒滿十歲後不久,她發現自己又懷孕了,和先生商量的結果,決定把這個意料之外的小孩拿掉,可是,她一想到友人躺在冰冷婦科手術檯上的經驗,兩腿張開,讓一個和自己沒有任何關係的男醫生,透過陰道,對子宮又刮又搞的(刮除術),或用一種細細的金屬吸管深入子宮吸掉胎兒(吸引術或稱月經規則術),就覺得可怕。

想要知道更多關於RU-486、婦產科相關資訊請找林慧雯婦產科。

中止懷孕 屢受輿論爭議

 Ru486合法上市之後,王女士可以在醫生的指導下,以口服的方式,阻止這個尚在生成發展的受精卵繼續生長,沒有冰泠的躺椅,也不必讓醫生用任何醫療器具對自己的下體又戳又弄。王女士體內的受精卵,只要有先生的同意與醫生的指示,就可以安全而無傷地,排出來。
 衛生署終於在去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正式核定俗稱為Ru486的「美服錠」上市。這項藥品,一方面因為中止懷孕的作用,而衍生出關於墮胎的生命權、倫理權、女性身體自主權等諸多爭議;另一方面,也因為強烈的副作用,導致在用藥安全、用藥資格上的諸多疑慮。因此,在研發、生產、試驗、合法上市等過程中,屢屢成為輿論的關注焦點。
 媒體、衛生主管機關(包括衛生署、衛生局)、婦產科醫學會,甚至婦女團體,皆稱Ru486為「墮胎藥」,精確地來說,Ru486是一種「不懷孕丸」。
 研製Ru486生成的法國博琉(Etienne-Emile Baulieu)博士,曾出書介紹整個Ru486的研發與合法上市過程,他指出女性的懷孕過程可分為受精階段、受精卵著床階段、以及受精卵穩定發育階段。阻止受精的過程,稱為避孕,不論是事前或事後的種種避孕措施,其目的皆在阻隢精子和卵子的交合;阻止受精卵安穩地於子宮內著床,則稱為抗孕或不懷孕,Ru486的作用即在此,一般初期懷孕婦女的安胎動作,則與Ru486的作用恰恰相反。安胎,是為增進受精卵的著床安穩;而已經安穩著床的受精卵,若正常發育即為胎兒,若以外力拿出稱為墮胎,若自行發育不全而流出,則稱流產(頁40-42,國內由「大塊文化」出版:「Ru486─女性的選擇,美服錠的歷史」)。

保障女性身體自主權

 Ru486的作用,即發揮在阻止受精卵的安穩著床,其中的主要成份Mifepriston(美服錠)若和懷孕時分泌的助孕激素結合,就會阻斷懷孕的過程,其使用於性行為發生的七週之內(頁28-29、41)。
 精確了解Ru486在「不懷孕」方面的成效,在免除「墮胎」所引起之戕害生命權等倫理爭議的同時,也是為了讓服用的女性們,擁有更多主導自己身體的權利與力量。北市女權會秘書長蔡宛芬說,Ru486對女性身體最大的保障,是其採取了「不侵入」的隱密方式來中止懷孕的持續,而Ru486的合法上市,則彰顯了社會上對於女性自主選擇懷孕與否、以及中止懷孕(墮胎或流產)方式的支持和尊重。
 以王女士的例子來說,當Ru486合法地開放使用,她可以在醫生的指示下,選擇這種不必被醫療器具侵入身體、不必被陌生醫師攪弄私處的中止懷孕方式。而這個中止方式,阻斷的是受精卵的「著床」,而非「生長」,換言之,王女士趕在生命源起之前就阻斷了它的發展,而不是扼殺一條生命。

管制藥品 須有醫師處方

 在保障女性身體的自主與隱私之外,衛生署在開放Ru486上市前曾委託了台大、國泰等醫院進行人體試驗,Ru486一方面有高達九成五中止懷孕的成功率;另一方面,在使用上的用藥安全也不可忽視。衛生署表示,如子宮外孕、慢性腎上線衰竭、有出血性疾病、長期服用類固醇藥物等狀況,皆不宜使用Ru486來中止懷孕。此外,根據婦產科醫學會於二○○○年十二月,針對國內一百二十一位婦產科醫生所做的調查報告指出,曾處理過Ru486所併發的副作用者,高達八成,嚴重的更有二則因而死亡的案例。
 因此,除了Ru486不適用狀況的繁雜,不當使用所造成的副作用,後果更是不堪設想。在上市之前,包括立委、婦產科醫學會等,皆力促衛生主管機關將Ru486列為管制藥品。衛生署於去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核定上市時,也確實將Ru486列為第四級管制藥品,意指Ru486的使用需經婦產專科醫師執行,一般市面上並不可得。
 看在多數由男性醫師組成的婦產科醫學會,以及男性主管佔大多數的衛生主管機關眼中,將Ru486列為「管制藥品」,乃保障了墮胎(中止懷孕)女性的健康。但是,看在婦女團體的眼中,Ru486的合法,固然讓女性的身體獲得了較被尊重的一種醫療手段,可是優生保健法中主導決定女性身體的父權條款若不修改,則女性身體完全的自主權,尚不可得。
 在優生保健法的規定當中,不論是已婚還是未婚的女性,皆無自主決定墮胎的權力。前者需經配偶同意;後者需經父母同意,否則,就是非法的墮胎。蔡宛芬說,如果是家庭暴力或夫妻間性侵害狀況下的懷孕,要流產或墮胎,怎麼經由配偶同意呢?

良好性知識 免除性氾濫

 而一般擔憂Ru486上市後會助長青少年╱女的性氾濫,蔡宛芬則認為,並不是助不助長的問題,而是眼下的社會現象,有沒有浮上檯面,被輿論看到。
 北市女權會自1999年十一月一日成立青少女協談專線以來,主動求助的有一半以上都是與性知識有關的問題。其中,只有一成五的青少女有安全性行為。
 蔡宛芬說,Ru486的使用一定是事前不知道要避孕,事後又不知道趕緊使用避孕措施,最後,才會使用Ru486,或其他的墮胎方式。因此,若性教育成功、青少年╱女的性知識充足,所謂的性氾濫,都可以有良好的預防措施,也就沒有什麼助長氾濫的問題。
 蔡宛芬認為,唯有優生保健法將父權條款去除,讓女性不論已婚未婚皆能自主決定自己的身體,另一方面,搭配著健全開放的性教育,讓未成年的女性懂得保護自己的身體,使女性們在選擇Ru486作為中止懷孕的一種方式時,能夠合法又安心地得到醫療體系的關照和社會支持,才是真正地尊重女性,到了那一天,女性才真正擁有對於自己身體的自主權力。

資料來源:www.newtaiwan.com.tw/bulletinview.jsp?bulletinid=6988
標籤: RU-486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