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婦產科女醫師, 台中婦產科推薦
公告板
 [2006-12-15]欢迎选用F2Blog。
 [2006-12-15] 如何訂做T恤 !
 [2006-12-15]给自己做个广告,有兴趣给我做个友情链接吧。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南縣/柳營奇美小兒科籲留意兒童發育發展遲緩

記者黃芳祿/南縣報導

柳營奇美醫院發展遲緩兒童聯合評估中心所服務對象為六歲以下在動作、語言、認知、社會情緒及生活自理各方面有明顯、疑似或預期將有發展落後之嬰幼兒,若您身旁有疑似遲緩兒的孩童,可先與聯評中心聯絡安排時間,洽(06)6226999轉53758或53759。

柳營奇美醫院小兒科主治醫師黃雪婷,遲緩兒童聯合評估中心由小兒神經科、復健科、兒童心智科、眼科、耳鼻喉科及骨科醫師、兒童臨床心理師、語言治療師、物理治療師、職能治療師及社工員給予全面性的評估。

想知道更多關於產前檢查婦產科資訊請找林慧雯婦產科。

新生命的誕生帶給家庭與社會是種愉悅的心情,但要如何讓一個嗷嗷待哺的嬰幼兒健康的成長才是每個家庭最重要的課題,而在成長過程中所面對不同的挑戰,是需要身旁的大人們協助,但是兒童不是「小大人」,並不是大人的縮影,不是成人的縮小版,有其獨特的生心理變化,會面對到不同於成人的問題。

醫師黃雪婷說,兒童的成長有兩個面象,一個是生長,另一個是發展;生長發育指的是外在的身高、體重、頭圍及胸圍的增加,可以根據生長曲線圖的分佈及每個人的生長速度來評估。

兒童神經系統的功能是從出生之後才逐漸成熟,從不會到會的過程,就是發展,在大多數同年齡的孩童可以達到而這個孩子卻無法做到時,有可能就是「慢了」,至於是否為遲緩兒童則需要一些客觀的測試來評斷。

兒童的發展分成四大項目,分別為粗動作(gross motor)、細動作(fine motor)、溝通及語言發展(language)及認知及社會性(social skills),這些項目分別有其重要的里程碑(milestones)可以幫助家長或有機會接觸兒童的人們來觀察。

發展遲緩的原因有很多,任何會影響神經系統成熟的生物因素及環境因素都有可能,如早產兒、染色體異常,先天器官畸型、感染、代謝性疾病或是其他系統的疾病都會影響,仍有不少比例是找不到原因的;遲緩兒童診斷是需要跨團隊全面性聯合評估以及詳細的實驗室和影像學檢查,再加上各項客觀評量,而決定後續的治療。

兒童的人權越來越受到重視,從聯合國發布的兒童公約可以窺知一二,而我國政府在2003年因應國際趨勢,將兒童福利法及少年福利法修法合併為「兒童及少年福利法」,其中第2條提到所稱兒童,指未滿十二歲的人。

所稱少年,指十二歲以上未滿十八歲之人,又於九十三年發布的施行細則第6條提到,發展遲緩兒童,指在認知發展、生理發展、語言及溝通發展、心理社會發展或生活自理技能等方面,有疑似異常或可預期有發展異常情形,並經衛生主管機關認可的醫院評估確認,發給證明的兒童。

目前關於發展遲緩兒童的相關程序則是以1997年內政部所訂定「發展遲緩兒童早期療育服務實施方案」為依據。

根據「兒童及少年福利法施行細則」第5條所稱「早期療育」,指由社會福利、衛生、教育等專業人員以團隊合作方式,依未滿六歲的發展遲緩兒童及其家庭個別需求,提供必要的治療、教育、諮詢、轉介、安置與其他服務及照顧。

目前可利用產前檢查、新生兒先天性代謝異常篩檢、高危險性嬰幼兒之監測及兒童預防保健服務達到及早發現的目的。

早期療育的精神在於早期發現,以期能早期介入,減緩遲緩狀態,進而減少家庭的壓力及社會資源的浪費,而政府相關單位近年來努力的整合相關資源來幫助有遲緩兒的家庭。

資料來源:www.nownews.com/2010/06/16/11467-2615767.htm

標籤: 產前檢查

長沙出臺醫保新政:大學生生育可獲醫療補助

參保大學生生小孩可獲生育醫療補助!記者昨日從長沙市勞動和社會保障局獲悉:根據長沙市最新醫保政策,參保大學生在長沙市城鎮居民醫保生育補助定點醫療機構發生的符合計劃生育政策的產前檢查費用,由統籌基金定額補助300元,生育醫療費用定額補助1000元。另外,參保大學生還可享受意外傷害門診醫療待遇。

意外傷害門診費用可報一半

“長沙已有兩三例大學生開始享受生育醫療補助待遇。”市醫保中心有關人員介紹,國家相關法律規定在校大學生可以結婚,所以自去年長沙大學生參加醫保工作啟動以來,長沙醫保政策就面臨“大學生享受生育醫療補助待遇”這一新問題。目前開始享受生育醫療補助待遇的大學生,都是研究生。

有關人員表示,根據長沙市最新醫保政策,大學生如因意外傷害接受門診治療,也可按規定報銷醫療費。如參保大學生在定點醫療機構發生的符合醫保政策規定的意外傷害門診醫療費用,由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統籌基金支付50%。在校期間發生的意外傷害門診,需所在高校定點門診醫療機構確診。

想知道更多關於產前檢查、婦產科資訊請找林慧雯婦產科。

生育補助需連續繳費10個月後才可享受

市醫保中心指出,大學生參保繳費標準低,普通學生每人每年只須繳費40元,就可享受住院醫療、特殊病種門診醫療、意外傷害門診醫療、生育醫療補助、普通門診醫療(學校指定的門診定點醫療機構發生的門診)等多種醫保待遇。

大學生住院醫療和意外傷害門診醫療,從參保繳費之日起享受待遇;特殊病種門診醫療從特殊病種門診醫療批準之日的下月起開始享受待遇;產前檢查和生育醫療補助在連續繳費10個月後開始享受待遇。

就醫需帶學生證

有關人員提醒:參保大學生在本市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定點醫療機構就醫,需要攜帶本人身份證、醫療保險卡、學生證或學校證明到醫療機構的醫保科進行登記。

參保大學生在異地就醫(生育)發生的醫療費用,先由個人墊付,再按政策規定到長沙醫保中心報銷。報銷時需提供以下資料:醫療保險卡、身份證原件及復印件、住院發票原件、醫療費用匯總清單、出院小結或出院診斷證明、醫院收費類別證明,結算生育醫療費用另需提供生育證及嬰兒出生證明。(記者 張懷中)

資料來源: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health/2010-06/08/c_12196289.htm

標籤: 產前檢查

中港家庭權益會批產前檢查次數少

中港家庭權益會組織者曾冠榮表示,近年內地孕婦來港產子成風,部份人會入住公營醫院,但公營醫院提供一次產前檢查,並不足夠。不過,有為照顧內地孕婦產前生活的「包租婆」指,來港產子的孕婦,通常有一定經濟能力,也很重視自己和寶寶的健康和安全,對產前檢查,一絲不苟。


想知道更多關於產前檢查、婦產科資訊請找林慧雯婦產科。

籲提高至4次


統計署資料顯示,過去10年內地孕婦來港產子數目不斷上升,2001年,本港錄得8,000名來港產子的內地孕婦,到2005年,有關人數近2萬人,2008和2009年的人數分別達3.36萬和3.73萬人。
曾冠榮表示,近年內地孕婦來港產子成風,部份人會入住公營醫院,但公營醫院提供一次產前檢查,並不足夠。「本港婦女通常每月做一次檢查,一胎有7至10次,公營醫院只提供一次檢查服務,無法向私家醫生樹立好榜樣。」他建議醫管局修訂指引,將產前檢查的次數提高至4次。
當然,健康無價,自我珍惜關顧最重要。專門為內地孕婦安排在港住宿,並且包辦膳食的「包租婆」蔡女士指,來港產子的孕婦,通常有一定經濟能力,也很重視自己和寶寶的健康、安全,對產前檢查,一絲不苟,「懷孕三四個月,就會來港做檢查,付醫院按金,大陸做檢查、香港又做,做到足」。
她說,過去曾「招呼」近40名內地孕婦,一律母子平安,「咁耐都冇人出事,產前檢查不足導致難產,相信只是個別例子」。新報記者

資料來源:www.hkdailynews.com.hk/news.php?id=106232

標籤: 產前檢查

被遺傳惡魔摧毀的家庭:家族3代無法逃避

丁曉青一定不希望別人看到她現在的樣子。這位50歲的女人只留著寸把長的頭發,微張著嘴躺在床上。她不能說話,也無法咀嚼。失去神採的雙眼是全身上下唯一能動的地方,但大多數時候只是直直地盯著天花板。

她的右腕上有一道很深的刀痕。這是10多年前,她試圖用最極端的方式避免如今這種困窘的結果。現在,病魔連她舉刀的力氣都給剝奪了。

當時她只有37歲。一天去單位值班,剛下公交車,丁曉青發現腿腳不太靈便。她嚇得趕快給三姐丁曉華打電話,“是不是咱家那病又來了?”

“不能吧。”丁曉華無法相信,那個接連奪走大姐、二姐和弟弟生命的惡魔會再度降臨。可是當腦部CT的報告出來,連熟識的醫生都嚇得往後退:“這是你們家的第四個。”

惡魔名為“伴有皮質下梗死和白質腦病的常染色體顯性遺傳腦動脈病”(簡稱CADASIL),是一種直到1977年才被科學界確認的罕見疾病。目前,全世界發現的病例不過數百例。

在丁家,這個要用25個漢字才能表述的疾病被簡稱為“咱家的病”。對這個家族的3代人來說,這就像是一個無法逃避的幽靈。

真是生不如死

父親去世那年,丁曉青才12歲。1964年,時年36歲的父親突然言語不清,肢體活動困難,當地醫生曾按腦血管病治療,卻不見起色。他後來癱瘓在床,直至1972年年底去世。

在一篇醫學論文中,丁父被認為是這個CADASIL家係的源頭。

想知道更多關於產前檢查婦產科資訊請找林慧雯婦產科。

不過,整個家庭並未起疑。母親梅芳華獨自一人肩負起養育5個兒女的重擔。她在木材廠幹力氣活兒,每天要加工七八十米的木頭。為了養活家人,有時候連飯都吃不飽。等到孩子們相繼成家立業,梅芳華還沒歇息幾天,惡魔又降臨了。

最先發病的是二女兒。她是一名服裝設計師。1984年的一天,正在案前構思設計的她忽覺全身酸痛,繼而舌頭和四肢變得麻木,記憶力也出現衰退……不久,兒子和大女兒也先後出現了類似的症狀。

最先接診的醫生發現,這些症狀跟某些腦血管病在臨床上有相似之處,比如皮層下動脈硬化腦病、易染性白質腦病等,都是先後出現中風、偏癱、語言障礙和昏迷等症狀,最後甚至癡呆。不同的是,丁家姐弟此前並沒有高血壓和糖尿病史。

隨著姐弟3人逐漸喪失自理能力,他們的家庭也相繼解體。“我們不想拖累別人。”丁曉華說。母親把3個不能說話、不會自己吃東西、不能走路的兒女接回家,像照顧嬰兒一樣照顧他們。

自從他們住進那間不足13平方米的小屋後,母親就只能睡在一張破舊的寫字臺上。為了方便給3個孩子翻身、換尿布,梅芳華連晚上睡覺都不脫衣服,在寫字臺爬上爬下。多年超負荷的勞累,她得了“疲勞綜合症”,有時晚上喘不上來氣,又不能躺,只好坐著。有時半夜全身腫痛,徹夜難眠。

丁曉華與當時還沒有發病的丁曉青只有下班的時候才能幫母親一把。姐妹倆眼瞅著這個家經歷的苦難:病人都是30多歲的年輕人,卻四肢癱瘓,大小便失禁,喂飯又不會張嘴,不會嚼,不會咽。母親“不願眼睜睜看他們餓死”,就用勺撬開嘴一點一點往裏送,一頓飯得喂兩三個小時。那時,姐弟3人神志尚清醒,看到母親這樣辛勞,就只能流眼淚……

“真是生不如死。”看在眼裏的丁曉青常常說。

如果一個病能把人逼瘋

母愛阻攔不了病情的發展。不到6年的時間裏,3個兒女相繼去世。當小女兒丁曉青出現病症的時候,這個家庭決心揪出那個潛伏的幽靈。

在眾多好心人的幫助下,1999年,丁曉華帶著妹妹來到位于北京的中國神經內科會診中心。她們先後檢查了50多天,血樣甚至被送到美國檢測,最終確診為 CADASIL。這是中國確診的第一例C ADASIL患者家係。多年後,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神經內科主任蒲傳強教授仍然記得這對姐妹。他回憶說,當時把姐妹倆的血清分離白細胞,提取基因組 DNA進行基因擴增,再用測序儀自動測序。結果顯示,兩人的NOTCH3基因第4外顯子有錯義突變。

“這種病就是基因缺陷造成的。”蒲傳強打比方說,“它就像定時炸彈一樣,到了一定的年齡就會發作,不可避免。”

更讓他覺得惋惜的是,這種病屬于常染色體顯性遺傳病。這意味著家族將連續數代患病,而且男女均可患病,後代正常個體和患者的比例各佔1/2。

直到今天,科學家們對這個基因缺陷造成的疾病還停留在認知階段。除了臨床表現,頭部核磁共振成像也逐漸成為確診CADASIL的重要手段。但提到治療及其前景,幾乎所有的醫生都只能無奈地搖頭。

丁家人幾乎嘗試了所有的治療手段。甚至于,丁曉華帶著妹妹到河邊去跪著求藥,要等一人多高的香燒沒了,才能站起來,身上被蚊子咬得全是包。

有領導同志給提意見:“別忘了,你可是黨員。”

“科學要是能解決了,誰會去呢?”丁曉華無奈地回答。

發病幾年後,妹妹丁曉青突然精神失常,又哭又鬧,甚至脫光衣服絕食。後經醫院診斷,她得了精神分裂症。

“如果一個病能把人逼瘋,你想想,那已經絕望到啥程度?”丁曉華說。此後,她們真的有些心灰意冷了。

只有家人之間的愛,才能給他們生活下去的勇氣

丁曉青如今平靜地躺在床上。當母親和姐姐談及往事,她的臉上有時會浮現痛苦的神情,有時會掉眼淚,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病人的床頭放著蒲傳強教授主編的《腦血管病學》,第181頁是關于CADASIL病的描述。丁曉華說,她已經看過上百次了。

理論上,她本人也將出現這種病症,但她並沒有考慮太多,“平時沒人提,我就盡量不去想這個病,但只要一想到就吃不下飯,毛孔直豎”。

她更為關心這個家族第三代的未來。

有的孩子從小就在單親家庭長大,“沒有經歷過幸福的童年”。盡管他們身上攜帶致病基因的幾率只有50%,卻也始終擺脫不了心中的幽靈。有的孩子感冒發燒完後,“臉麻手麻”,就會哭著給丁曉華打電話,說“咱家的病又來了”。

如今,這些孩子已經到了該結婚生子的年齡。

北京海淀醫院神經內科主治醫生唐曉梅曾經發表過一篇關于CADASIL病的綜述。她認為產前基因診斷是終止這個疾病傳遞下去的一種手段。“但這也是痛苦的經歷。” 唐曉梅說,通常需要母親孕期達到5個月以上,再通過羊水穿刺,獲得孩子的染色體,從而檢測發現是否帶有致病基因。

“如果判定是不健康的,做不做中期引產呢?”唐曉梅嘆了口氣說,“這對母親的身心都是很大的創傷,也是個醫學倫理難題。”

在中國,如果家族中存在成年多囊腎病、馬凡氏綜合徵、亨廷頓舞蹈病、強直性肌營養不良、結節性腦硬化、家族性結腸息肉病等遺傳疾病都可以申請做產前基因診斷。但是同樣的,醫學倫理難題困擾著很多人。

法國就曾出現過類似的爭論。1999年巴黎的一項統計顯示,接受產前基因檢測的胎兒九成以上都被檢測出來存在某些致病基因,但其中決定採取流產手術的母親只有8%。

隨後,法國司法部門對兩起糾紛進行了裁決:如果孕婦明知自己所懷的胎兒有智力缺陷或者身體殘疾,就應當立即採取流產措施。而作為胎前檢查的醫生有義務及時提醒孕婦。如果知情不報,幫助孕婦生下有問題的孩子,醫生將承擔法律責任和經濟賠償的後果。

反對者則認為,無論是否可能存在先天性缺陷,扼殺幼小生命的做法都是不人道的。有人因此提到用愛心對待智障兒童的家庭,“法院的裁決等于宣布這樣的愛根本不值得”。

沒有經歷過丁家苦痛的家庭,或許永遠無法體會到那種愛。那位最初接診的醫生甚至不願意過多談及這個家庭。“作為醫生,我很內疚,科學暫時還無法解除他們的痛苦。”她說,“或許只有家人之間的愛,才能給他們生活下去的勇氣。”

“這些年,我們家經歷的實在太多了。”丁曉華說,“我常常勸孩子們,能碰到好人,咱就結婚,不行就算了。不要把悲劇延續下去。”可是很多朋友反對她這樣做,他們認為孩子有追求幸福的權利,即便是父母也不能代替他們作出選擇。

在一個侄女出嫁前,丁曉華還是找到那個男孩,把家族病史原原本本地告訴對方。那個男孩當時一言不發,兩天後找到丁曉華。“要說一點兒想法沒有,不現實。”他說,“可是我想清楚了,人這一輩子,愛一次就足夠了。”

在丁家的第三代中,已經有兩個孩子組建了家庭。不過,其中一對已經離異。

“其間有沒有“那個病”的因素?”丁曉華說,“沒有人能說得清。”

(本文中的患者及家屬均為化名)

資料來源: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health/2010-06/09/c_12201417.htm

標籤: 產前檢查

立 法 會 衞 生 事 務 委 員 會 討 論 公 私 營 醫 療 事 故 處 理 機 制 , 有 議 員 關 注 私 營 醫 院 的 孕 婦 死 亡 或 嚴 重 受 傷 個 案 , 由 07 年 的 2 宗 , 增 加 至 去 年 的 12 宗 。

想知道更多關於產前檢查婦產科資訊請找林慧雯婦產科。

署 理 衞 生 署 副 署 長 黎 潔 廉 表 示 , 去 年 發 生 的 12 宗 個案 中 , 1 宗 死 亡 , 其 餘 大 部 份 涉 及 產 後 大 量 出 血 。 她 又 說 , 產 後 大 量 出 血 成 因 很 多, 不 時 會 發 生 , 部 份 與 產 前 檢 查 不 足 有 關 。

食 物 及 衞 生 局 局 長 周 一 嶽 表 示 , 07 年 的 生 育率 比 現 時 每 年 少 約 2 至 3 萬 , 近 年 內 地 孕 婦 來 港 產 子 亦 有 增 加 , 當 局 於 07 年 採 取措 施 , 防 止 一 些 無 做 產 前 檢 查 的 孕 婦 來 港 , 他 相 信 如 能 及 早 預 料 併 發 症 出 現 , 可 以減 低 嚴 重 情 況 , 甚 至 孕 婦 死 亡 。

資料來源:www.rthk.org.hk/rthk/news/expressnews/20100614/news_20100614_55_675431.htm

標籤: 產前檢查

連體姊妹成功分割 全球病例解析(0630)

發生連體嬰的狀況至今還不明確,不過簡單來說,連體嬰原本是沒有完全分開的同卵雙胞胎。醫師說,產下連體嬰的機率非常低,發生機率約五萬到十萬分之一,台灣因為產前診斷很進步,所以案例不多。近年多來自國外的案例如果發現連體嬰,婦產科醫師多半建議應該中止懷孕

想知道更多關於產前檢查、婦產科資訊請找林慧雯婦產科。

病床上,玫瑰姊妹舞動小小身軀,似乎在高唱獨立宣言!這對七個多月大、原本臀部相連的小姊妹,屬於同卵雙胞胎的一種,但可能是受精卵在細胞分裂過程中出問題,導致兩個個體沒有完全分開。

花蓮慈院婦產部產科主任魏佑吉:「兩個雙胞同時住在一個空間裡面,這兩個雙胞胎自己就會有互相干擾競爭,臍帶甚至會互相纏繞,因為中間少一個隔膜。」

除了玫瑰姊妹曾經跨海求醫的連體嬰,還有同樣來自菲律賓的慈恩、慈愛,肝臟相連的他們,在2003年分割,現在已經七歲。根據統計,連體嬰發生率很低,至於台灣近年來較少傳出連體嬰案例,醫師推測,應該與產檢觀念普及有關。

花蓮慈院婦產部產科主任魏佑吉:「這個問題對家長來講,我想大家都不太能夠接受這樣子,因為後續的醫療上會有很大的問題,所以早期發現的話,我們都會進行人工流產。」

醫師強調,產前檢查讓媽媽與胎兒多一層保障,醫師才可以提供相關的資訊給準父母親參考,再商討後續最適當的處理方式。

資料來源:www.newdaai.tv/?view=detail&id=71312

標籤: 產前檢查

望安衛生所 外籍大陸配偶生活適應座談會

(記者許玉娟報導)由於社會經濟結構變遷,外籍配偶快速增加,「新移民」普遍出現文化不利現象,並面臨社會適應等問題,望安衛生所日前特別在門診候診處辦理「外籍與大陸配偶生活適應座談會與衛生綜合保健宣導」,吸引外籍與大陸配偶及親屬計20餘人參加,期藉由活動提升衛教知識並推動相關衛生政策。

想知道更多關於產前檢查婦產科資訊請找林慧雯婦產科。


 望安鄉衛生所表示,目前望安鄉約有25位外籍配偶,雖然人數不算多,但在各處仍可見到她們工作的身影,惟外籍配偶對醫療衛生教育知識並非完全的了解,甚至有很多的疑惑與困擾,衛生單位必須適時關懷與協助,才能真正解決新住民的需求。此次辦理相關宣導,內容涵括婚前健康檢查、產前遺傳診斷、新生兒先天性代謝異常疾病篩檢及懷孕與避孕的相關知識。
 為讓大家知道運動的益處,能加強心肺功能,促進血液循環,減少出現骨質疏鬆的機會;同時增加關節靈活程度,延緩老化現象,且消耗體內多餘脂肪為帶動活動高潮,活動特別安排有氧健身操,以幫助控制體重,紓緩緊張情緒,增強自信,更有助擴闊社交圈,建立良好人際關係,並建議每週運動至少三次、每次30分鐘、每分鐘心拍數跳到130下的「運動333」原則,保持身心健康。
 衛生所表示,衛生所是咱ㄟ健康「首」門員,期望藉由對外籍配偶主動關懷與確實落實輔導,使新住民於異鄉也能感受在地人的溫暖,期許更多機關及民間團體重視與關心。另外,目前新移民朋友設籍前未納健保之產前檢查費用,每胎補助5次為限,每次補助600元;外籍配偶可備妥戶籍謄本或戶口名簿正本及居留證或旅遊證正本,至所在地鄉市衛生所提出申請。


資料來源:www.penghutime.com.tw/newsdata.php?no=10060229

標籤: 產前檢查

連臀變個體 菲姊妹迎新生

花蓮慈濟醫院五日完成國內首例臀部連體嬰分割手術,菲律賓籍母親愛蜜莉在志工牽線下,帶著連體嬰「玫瑰姊妹」跨海求醫,在醫生一刀畫下,讓她們重新成為獨立個體,開啟全新的玫瑰人生。

     花蓮慈濟九十二年完成國內第七例肝臟連體嬰分割手術,當時也是一對菲籍姊妹,事隔七年,該國中學老師愛蜜莉產下臀部與陰部相連的「玫瑰姊妹」,兩人共用周長約卅六公分的肛門排泄,求助無門,當地慈濟志工得知後,主動募款籌醫藥費伸援,今年三月間引薦到花蓮慈濟就醫。

想知道更多關於產前檢查婦產科資訊請找林慧雯婦產科。

     愛蜜莉與丈夫育有一女一男,第三胎生下一對連體嬰,照顧起來格外辛苦,跨海來台途中,一手得同時抱起兩個嬰兒,所幸有志工相伴拿行李,減輕不少負擔。

     在醫院護理人員的協助下,愛蜜莉昨天的心情放輕鬆許多,她說,平常幫姊妹兩洗澡最困難,因為無法一次抱起兩個嬰兒同時沖澡,必須請護士幫忙抱小孩,才有辦法幫小孩抹肥皂、沖水,平時在家也是如此,必須請婆婆協助。

     手術前有許多事前準備工作,除了醫生為「玫瑰姊妹」做好各項身體檢查,以做最精確的判斷,又在姊妹的大腿做「氣球擴張術」,撐大皮膚組織,供分割手術後,做為整型增生用。愛蜜莉也發揮母愛,每天用手指為姊妹做「肛門SPA按摩擴張」。

     昨天上午八點多,姊妹被推進手術房,九點十八分,醫生劃下第一刀。由於兩人臀部與陰部相連,尾椎神經也糾纏成Y字型,讓醫生大意不得。直到下午一點卅分,姊妹正式分成兩個獨立個體,下午四點四十五分,兩人的分割部位整型重建完成,整個手術歷時八個多鐘頭才大功告成。

     慈濟醫院院長石明煌率小兒外科、整形外科、神經外科、麻醉部、外科部與腫瘤外科等醫療團隊,隨即步出手術室,公布手術成功的喜訊。

     小兒外科主任彭海祁表示這兩天將是重要的復原觀察期,組織恢復順利的話,一周可離開加護病房,很快就能回家,重新展開她們的人生。

資料來源:life.chinatimes.com/2009Cti/Channel/Life/life-article/0,5047,11051801+112010060600054,00.html

標籤: 產前檢查